您的当前位置:

柏乡折廋装饰有限公司 > 成功案例 > 正文

  • 原创吟咏唱怀满乡下——明清两代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(上)

    原标题:吟咏唱怀满乡下——明清两代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(上)

    作者:章达鼎

    制作:童达清

    第615期

    宣城自古诗人地,狸桥古代诗歌多。地处宣城北乡的狸桥地区,历代以来文人贤士寻幽揽胜,感时抒怀,创作了很多首软美的诗歌。虽历经兵燹劫难,大部已散佚埋没,然今天吾们尚能从各家族千辛万苦保存下来的残缺不全的家谱中,收集到诗歌三百多首。这些散落在民间的诗歌似乎一颗颗闪光的珍珠,为宣城的诗歌文化增辉增彩。

    狸桥地处南漪湖以北,固城湖以南,东连郎川,北接高淳,西隔水阳江与金宝圩相看,境内群山叠翠、碧水环流,物产丰饶、安和幽雅。早在西周时期首就有人居住。至今尚存三国时的古塔、隋代的石桥和唐代的寺庙。而有文字记载的人文原料即自北宋首。后因金人南下,中原的一批世家大族随宋高宗南渡,为避战乱,他们选择这片处在宣州与金陵之间的土地定居,得山水之利,勤耕而崇文,故人文集相符、科第联绵,成为宛北望族看族之地。

    明清两代,狸桥地区各家族的文化达到了鼎盛,他们承祖先懿德,崇文重教,因而人才辈出,蜚声艺苑者指不胜屈。“文物衣冠,力田孝悌,知不绍悉。而人文敷贲,云蒸霞蔚,文风之盛甲于宣邑之北”。

    诗歌创作的沃壤

    在古代的农耕社会中,“地方家族在保存文化、形成学风方面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加之家族之间的联姻、世交等有关,使得地方文化习惯在传承交融中更加浓重,宗族社会的安详保证了学风、学术的的传承。”正由于宗族势力规范了平时走为,并将宗族荣誉内化为每小我的价值取向,从而保持了传统文化基因深入到社会底层,得到了更益的传承。诚如国学行家陈寅恪所言:“家族对于传承文化,有偏主要的作用。”“学术文化与大族盛门不走别离。”

    明清两代狸桥的世家大族之因而成为诗歌创作的沃壤,主要培育了以下五个卓异的条件,形成了浓重的文化氛围。

    一、耕读传家,崇文重教

    自明代首,狸桥各行家族历经迁居以来近十代人的开拓挺进,竭力改善农业生产环境,生活得到了基本保证,便将“诗书传家久”、“亦耕亦读”放在优等主要的地位,可谓“弦诵之声与击壤之音响答答”。形成了一个家族世代承袭的文化氛围,培育了家族的灵魂,成为人才辈出的动力。

    打开全文

    三宝里许氏族人自南宋定居以来,勉励子孙勤耕苦读,矢志不谕。明万历二十八年(1600),祖祠光裕祠完善,将耕读立于规条之中:“古之耕者不曾不读,盖耕以治生,而读以明理,故古之英雄多奋迹于陇亩之中。”

    明永笑进士许森曾忆小时其父训导:“尔祖父授尔一经,期尔有成,以克绍先烈,尔期勉之”。明万历进士朱之蕃赞三宝里许氏一族崇文重教:“许氏又以人品重,更不吝资于衣冠科现在已也。”“耕者勤于耕,读者勤于读,贤者勇于为善,不肖者不敢为非。”据家谱载,明清两代有进士、拔贡各一人,太门生27人,郡、邑庠生30人,为官为吏者10人,赋予官职、荣誉称号者10人。

    南姥章氏不息奉走福建浦城先祖仔钧公所制定的家训,将“传家两字,曰耕与读”放在齐家篇之首,继承宋代家族三进士遗风,首终按照“师范缅紫阳,重道崇儒懔祖训”之哺育,明清两代五百余年,耕栽之余户诵家絃,文人贤士代代相承。清嘉庆时侍读张焘曾表彰:“数百年来,科名文学、孝子贤孙列于郡邑者星罗棋布,遂为吾宣看族。”据谱载,全族明清时共有读书人397人,其中太门生、国门生96人,郡庠生、邑庠生、增生、廪生等128人,为官为吏者28人,受皇帝奖励的7人,成功案例赋予官品59人,恩赐荣身者154人。

    亳里许氏将“厚根本、崇文教”列为规约十条之首,表彰读书之要:“诗书之泽盛,则彪悍之气衰;礼仪之风既,则鄙野之习杳”。哺育子孙以“读书之教,礼义垂训,师儒崇而人文蔚”。因而家族人才辈出,明清两代有太门生60人,郡、邑庠生、贡生81人,为官、为吏及赋予官职称号18人。

    金山唐氏将读书明理写入家训之中,请求子孙:“故为父兄者,于发蒙时,即择名师专意哺育,俾喜悦现在,知立身走道皆由于此”。“冀吾族人恪遵家法,谨守世业,耕者为良农,读者为良士,不坠走以玷祖先。”虽元末全族遭红巾军洗劫,家业毁于兵燹,然自明代首,竭力经营,家道炽昌,贤士辈出,明初于科举之表,诏选贤能赴朝为官,唐氏一族就有四位读书人入选,时人荣之。族人中儒士多多。

    水阳河东孙氏孙襄一门七代以功名显耀于明、清两朝,名扬宣邑。自其高祖义一公首就益读书、熟经史、讲明理学,楷模胶庠,后世子弟均为太门生、郡庠生,为官为吏。孙襄为明末进士,其子孙卓康熙时进士第二,授编修,诗文俱佳,名扬海内文坛。

    二、扶贫助学,奖励英才

    古代农家子弟大多清苦,全家人省吃俭用,培养子女上黉弃读书,为的是博取功名,光宗耀祖。为鼓励族人勤学上进,各家族都制定了奖励措施,规定了考取秀才、举人、进士之后,对其家庭进走荣誉上的褒扬和经济上的犒赏。对在郡邑学堂及京师太学的读书人,祠堂亦给予肯定的资助。因而学子们辛勤读书,不少儒生曾几次、十几次地赴南京、北京会考而毫不消极。

    金山唐氏曾在家规中写道:“族中有可读之资、而贫不及读者,如义学之制,供给俸资纸笔,毋俾淹没。有入庠者,给衣巾之费,赴乡会试者,助其资斧,皆优崇读书辈也。”唐氏族人澄宇老师“尤善奖诱后进,凡里闾俊异能文者,辄折简屈致为文字会,张筵列馔,惟恐不敷。”金愚老师哺育儿子金山公说:“读圣贤书,岂仅掇拾青紫耶,亦将藉以明理考,镜得失耳”。因此,对文章道德之士,尤所尊礼。“性喜勤,尤喜人勤,见子弟耕读勤所事者,辄奖励之。”金源老师少年从陈九龙老师肄业于云山学馆,晚年对后辈学习甚为关心,“临终拳拳以倡明理学、奖引后进为词”。培德老师为太门生,“教儿曹有意老实,托志耕读”。对“有志读书者奖成之”。

    南姥章氏存斋公于清康熙时为家族立有需做的三件大事,其中的第三条为资助子孙入学:“吾族力田者多,知书者少。间有可造之童,又以家贫,故不及力学,当建置义馆,延请名师,庶家可知书,人教礼义。”章氏一族每年均从公堂祀田中拿出一片面收取的租稻资助清苦学子,这项制度延至民国时期,以前受惠的门生现尚有健在者,虽年逾九十,仍深怀感恩之心。

    (作者系宣州区狸桥镇退息干部、宣城市历史文化钻研会会员)

    作者:admin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11  点击数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柏乡折廋装饰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